本報通訊員 陳道勝 本報駐溫州記者 苗麗娜
  出租房裡散髮出惡臭,甚至還爬出了蟲子,租客卻不知所終,無奈之下,房東只好報警求助。
  可當民警進入出租房時,竟發現裡面躺卧著一具白骨化的屍體。
  昨天下午,溫州鹿城警方通報“6·7”朔門街故意殺人案偵破始末,經過近20天的偵查,犯罪嫌疑人侯某被警方依法刑拘。
  案件回放
  出租房內發現一具白骨
  6月7日晚上8點多,家住溫州市區朔門街的鄭先生髮現已經出租給別人的自家老屋裡散髮出一股死老鼠般的惡臭味,而租客馬某已經多日不見蹤影。
  鄭先生擔心會出意外,向警方求助。
  6月7日晚上9點,溫州鹿城警方接到報警,民警進入出租房內發現裡面竟躺卧著一具已經白骨化的屍體。現場還有留著一張B超單,上面顯示死者已經懷孕一個多月了。
  經過刑偵部門現場勘查取證,確定死者為馬某,今年32歲,甘肅積石山人。
  隨後,經過研判排查,警方發現16歲的安徽阜陽男子侯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6月26日下午,侯某在老家落網,其對涉嫌故意殺害馬某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案件真相終於浮出水面。
  據侯某交代,今年4月份,他在溫州市區一處廣場上溜冰時認識了馬某,並確立了戀愛關係,因馬某5月初懷孕一事發生糾紛,遂將她殺害。
  目前,犯罪嫌疑人侯某已被警方依法刑拘,具體案情仍在進一步調查中。
  案情梳理
  生於1998年的侯某剛滿16周歲,與死者馬某年齡相差整整16歲,這段戀情是如何發生的?發生命案的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導致他對懷孕的戀人痛下殺手?
  一場致命的邂逅
  馬某在溫州務工已有六七年時間,之前在幾家茶吧當過服務員。而侯某今年年初剛到溫州,在溫州水心街道一家汽車美容店當學徒。
  侯某說,自己和馬某是在4月份的一天晚上結識的。當時,他和朋友在廣場上溜旱冰,在做一個高難度動作的時候,侯某摔了個大馬趴。在朋友們的哄笑聲中,一個打扮靚麗的陌生女子主動伸手把他扶了起來,還關切地問他,“有沒有摔疼?”
  這下,朋友們起哄更熱鬧了。
  這名落落大方的女子就是馬某,在半慫恿半起哄中,兩人互換了手機號碼。
  這是一場致命的邂逅。
  一次衝動的代價
  回家後,兩人通過短信聊天,約定第二天再見面。
  次日,才認識一天的兩人就突破了最後一道防線,而此時,他們對彼此的身份還是一無所知。侯某說,馬某甚至隱瞞了真實姓名和年齡。
  兩個被戀愛沖昏了頭腦的人不久後開始租房同居,因為長期不去上班,侯某被單位開除了。
  5月初,馬某感覺自己懷孕了,問侯某怎麼辦?剛滿16歲的侯某,根本無法處理,也不敢告訴家長,兩人開始從懷疑到爭吵。
  5月12日上午,侯某陪同馬某到醫院做檢查。當天下午,拿到B超報告單後,馬某再次向侯某攤牌,要求要麼娶她,要麼妥善處理肚子里的孩子。兩人再次激烈爭吵,當天晚上,盛怒之下的侯某將罪惡的手伸向了女友。
  掐死馬某後,侯某匆匆收拾了一下,踏上了逃亡之路,直至被警方抓獲。
  一段畸戀的反思
  這是一起本不該發生的命案。
  經辦這個案件的鹿城刑偵大隊一中隊中隊長戴潤淵說,侯某是典型的“民二代”,父母長期在城市裡打工,與子女缺乏溝通,侯某性格叛逆而內向,父母根本不知道他的想法,他的需求。
  初中沒畢業,侯某就輟學到溫州打工。在陌生的城市,他的精神需求和情感需求得不到滿足。
  在認識了比他大,生活閱歷更豐富的馬某後,侯某很快就陷入熱戀而不能自拔,但當女友懷孕後,他缺乏足夠的應對能力,出了事情,他也不敢主動與父母溝通,最終導致悲劇的發生。
  (原標題:孽緣)
創作者介紹

perry

kwbnplq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